2017年5月15日星期一

骨傳導耳機

「阿桔,你枱面那個像是頭箍的東西是甚麼?」阿柑問道。

「那是新買的耳機,你別亂碰。」阿桔專心地看著漫畫,沒有多看阿柑一眼。

阿柑難忍心中的好奇,拿起了來研究。


 阿柑一邊把玩,一邊喃喃自語:「這個東西,那裡像耳機了?沒有入耳的耳塞,更別說是耳罩……」

「家姐!」阿柑拿起耳機的舉動影進了阿桔的眼角,觸動了他的神經。「就說了別碰!」

「想我放下的話,就給我好好解釋,這個東西怎會是耳機。」阿柑巧妙地利用阿桔的神經質。

「那是骨傳感耳機,才不用耳塞、耳罩。」阿桔對於家姐的無知感到有點不耐煩,所以沒等她追問就馬上解釋。「所謂骨傳導,就是不以空氣作傳播介質,直接把聲音的震動經由皮膚和顱骨傳到內耳。」


「聽起來好高科技呢……」阿柑驚嘆著。

「其實早在十八世紀,貝多芬就應用了這個原理來克服失聰,繼續作曲。當時的他是咬著一枝觸碰鋼琴的指揮棒,由此把震動傳到內耳,從而『聽』到聲音。」阿桔賣弄著自己的學識。「不過,利用這個原理的耳機卻是近年才開始普及的。」

「但是…」阿柑有點疑慮,問:「一樣是用來聽音樂,為何要特別用上骨傳導呢?」

「家姐你真是有所不知了。」阿枯擺出一副高傲的嘴臉。「其實一般耳機對耳朵有很多害處,例如入耳式耳機在配戴時會堵塞耳道,容易滋生細菌,影響耳道健康。而且,骨傳導耳機還有更重要的優勢;你先戴起來試試。」

阿柑隨即戴上了耳機,阿桔則在手機開始無線播放音樂。

「感覺怎樣?」阿枯問。

「感覺…」阿柑想了一會,說:「雖然夾得有點緊,但是…既能清晰地聽到音樂,又能聽到你的聲音呢!」

「沒錯。」阿枯一臉自豪。「提高雙耳的開放度才是它的最大好處,令人在使用的同時可以聽到環境聲,減低因為『耳盲』而發生意外的機會,非常適合運動或駕車人士使用。我就是為了能夠更安全地聽著音樂跑步而買下的。」


「原來如此…」上了一課的阿柑露出滿意的表情。「我正好想要去跑步,這個就先借我一用吧!」

阿枯斬釘截鐵地說:「不行!憑甚麼要我借給你?」

「不借嗎…」阿柑換上一副奸險的嘴臉,笑說:「那我只好跟花師奶告狀,你又買奢侈品了。」

「你…!」阿桔突然被將一軍,頓時氣結,只好死死地氣別過頭去,吐出一句:「算你狠…用完記得清潔乾淨啊!」


文:Tin Lok

2017年5月1日星期一

電腦繪圖快速畫

「媽媽,妳快些睇下我畫了甚麼?」小新拉著美冴媽媽來到電腦前。

「超人打怪獸?」美冴看著小新用電腦小畫家所繪的畫,歪歪斜斜的。

「那是我和媽媽啊!」小新指著貌似怪獸的人物說:「很像妳啊!」

美冴不想抹殺小新的創意,於是耐著性子說道:「其實不同畫家都有與別不同的畫風,不過如果你要做寫實派畫家,要再下苦工啊!」

小新皺著眉,用滑鼠畫了畫:「但用這個比用畫筆更難控制啊!但在電腦直接畫,可以立即傳給朋友,又很方便...

美冴媽媽用欣賞的眼神看著小新,他終於有認真學習的心了。於是她在電腦打了一個網址,開了給小新看。

相片來源:https://aiexperiments.withgoogle.com/autodraw

「這個是甚麼網站來的?」小新好奇問道。美冴按一下「LAUNCH EXPERIMENT」,看到好像小畫家的設定,小新已經自動自覺繪畫起來了,他畫了兩個圓圈後,驚訝地大叫:「咦咦咦? 為什麼它會知道我想畫甚麼的?

相片來源:http://mashable.com/2017/04/12/google-autodraw/#lWA2e27zWaqC


美冴解釋道:「小新,有沒有聽過人工智能啊?」

小新雙眼發光:「有啊!我們電話裡面懂對答的程式就是人工智能啦!」

「果然醒目啊!人工智能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主要在研究如何以電腦的程式技巧,來執行一些由人類執行時,需要智慧才能完成的工作。所以你所說的電話對答程式,甚至一些利用電腦作常識推理和邏輯的應用,都屬於人工智慧的範圍。」

小新覺得很有趣,不停的畫:「所以它用邏輯推敲我在畫甚麼嗎?」

「嚴格來說,它只是利用過往的經驗估計你在畫甚麼。」美冴解答道:「它是一種新型的繪圖工具,利用龐大的數據庫和使用者所繪畫的線條配對,將最接近的結果顯示出來,這樣使用者便可以簡易又快速地畫好所需的圖案了。當然隨著使用者愈多,數據庫的紀錄愈詳細,所能夠顯示的圖案就會愈精準啦!」美冴邊示範邊說。

「那我便可以考考電腦,究竟是否明白我在畫甚麼了。」小新又畫了數個圖案。

「還有一個網站叫 "Quick, Draw",都是運用人工智能的遊戲。電腦會先出示題目,再給20秒時間讓玩家繪畫,只要讓電腦估到他在畫些甚麼便贏了。這是一個很有趣的遊戲,說不定小新你都可以變畫家呀!」美冴憧憬著。


相片來源:https://quickdraw.withgoogle.com/

「媽媽,可是它都有限制呀!」小新努力地畫著。

美冴很驚訝小新竟然可多想一步:「你發現甚麼了嗎?」

「明明我畫得這麼神似,它都認不到這是媽媽呀!」小新指著怪獸圖案說著。

「啪!」美冴二話不說,關掉電腦:「今天已經玩夠啦。」

「媽媽對不起~」小新哀求著。


資料來源:
https://aiexperiments.withgoogle.com/autodraw
https://quickdraw.withgoogle.com/
http://mashable.com/2017/04/12/google-autodraw/#lWA2e27zWaqC

文:Jasper

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凌亂髮絲的救星

自從上次去百貨公司看到近來很受歡迎且高人氣的負離子風筒減價後,美冴開始對它日思夜想。

美冴邊做家務邊喃喃自語:「負離子風筒大減價...負離子風筒大減價

小新:「難道說媽媽你想買負離子風筒?」

美冴:「負離子風筒現在正值減價,不買不行了!」

小新一臉無奈:「可是媽媽每次買回來的東西最後都會被丟在一角,隨着年月而被遺忘。」

冴反駁:「這個不用你提醒我!更何況今次不會再丟棄了,因為每日都需要用風筒。如果改用負離子風筒,能令毛躁頭髮更貼服、更易梳理。」


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無墨打印

墨水打印出現之前,文字或圖像資料需要依靠人手去書寫或繪畫以作記錄,這樣需要不少人力及時間去完成;墨水打印出現之後,大量的文字及圖像資料可以在短時間內被列印出來,節省了不少人力及時間,但卻會衍生以下問題:記載了短期使用或列印錯誤資料的紙張最終會被棄置,造成浪費;就算將紙張回收再用,亦可能因為需要去除紙上的油墨,以致利用更多資源去處理,而對環境造成更大負擔。為了減少上述的情況出現,「無墨打印」因而誕生。

無墨打印,顧名思義就是「不需要墨水去列印資料」。那究竟這是一個怎樣的打印技術?

答案就是用「光」去打印。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裸眼3D

「花師奶、花師奶!」阿柑興奮地跑到花師奶面前,高舉手中的遊戲機。「你看看,這部遊戲機有3D畫面的!」

「阿柑!你又亂花零用錢了嗎?」花師奶露出惡鬼一般的神情。

「才不是喇,是朋友借我玩的!」阿柑當然不會老實說是自己偷偷買回來的。「那種小事就別管了,快來看看這個3D畫面!」

「等等…」花師奶轉身,想要走向阿桔的房間。「我先去拿3D眼鏡。」


2017年3月6日星期一

3D眼鏡

剛剛放學回家的阿桔看到花師奶呆坐在電視前面。

「咦,」阿桔發現花師奶有點不尋常。「花師奶你有戴眼鏡的嗎?」

花師奶緩緩轉過頭,一臉無奈地說:「這是3D眼鏡,我想用來看立體電視…但我看了好久都沒有覺得有立體感覺,是我眼睛出問題了嗎?」

「我們家的電視又沒有立體技術,當然看不到。」阿桔無奈地嘆氣扶額。

「咦!」花師奶大吃一驚。「不是戴上3D眼鏡就可以看到立體影像的嗎?」

阿桔被花師奶的無知嚇得兩眼瞪大,激動地說:「當‧然‧不‧是!」



3D眼鏡必須配合3D放映才能看到立體影像。3D放映是把一個影像分拆,成為兩個各自以一個眼球為接收目標的影像。」阿桔冷靜下來,取去花師奶的3D眼鏡。

3D眼鏡有分主動和被動式。」阿桔檢查著那副3D眼鏡。「你這一副是RealD 3D眼鏡,屬於被動式,採用偏振光原理分隔影像。」

「偏振光?」花師奶一臉懵然。

2017年2月27日星期一

種子銀行

廣志躺在沙發上看著電視,大喊:「美冴,瓜子吃完了,家裡還有嗎?」

「好像還有,我找找看。」正忙著洗碗的美冴隨便敷衍回應著。

「爸爸,」臥在地上的小新突然興起,回頭問廣志。「其實瓜子是甚麼?」

廣志漫不經心,看著電視回應:「瓜子嘛…其實是指葵花籽、南瓜籽或西瓜籽之類,經過烹調後作為零食。」

「所以,瓜子其實是種子喔?」小新繼續追問。

「嗯。」

「那麼、那麼,種子其實又是甚麼?」小新一直在發問。

「哈?老師不是教過你的嗎?」廣志感覺有點不耐煩。

「老師有教過喔!種子就是植物生命週期的最初階段,是胚珠受精後長成的結構。」小新自信地說著。

廣志感到氣結,問:「你不是已知道嗎,為何還要問?」

「因為老師說,科學家已經成功使用數百,甚至數萬年前的種子種出作物…」小新用天真誠懇的眼光望著廣志。問:「究竟種子為何經歷幾萬年還有生命?」
看到小新認真的神情,廣志關上電視,認真地回答:「大自然的終極法則就是『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植物在殘酷的大自然中,經歷數百萬年發展出的高效率、可抵受各種極端情況的繁殖構造,就是種子。種子基本上包括種皮、胚和胚乳,其中,胚就是會發育成植物的部份;胚乳則用作儲藏種子發芽時所需的養分;種皮就是保護種子的外衣。」

2017年2月20日星期一

牛奶萬花筒

「爸爸,你睇下!這個萬花筒好靚呀!」小新拿著一個萬花筒,遞給爸爸廣志。


「你知唔知道點解萬花筒可以有千變萬化的圖案啊?」廣志問小新。

「當然知道啦!」小新充滿自信:「因為萬花筒中間放置了三稜鏡,將在底部的彩色玻璃碎片反映在鏡面上,形成不同的對稱圖案嘛!」小新轉著萬花筒示範給廣志看。

廣志非常欣賞小新終於懂事,但轉個身小新已把萬花筒轉做「動感超人死光」。為了讓小新保持學習的態度,廣志提出一個新的問題:「小新,你有沒有看過用牛奶做的萬花筒?」

小新果然被廣志的說話吸引,立即安坐回廣志身邊問:「那是甚麼啊?」

廣志在雪櫃拿出牛奶,並把媽媽美亞用來整蛋糕的食用色素拿出來。「首先你幫忙先倒些牛奶在碟上,再按你的喜好,將數滴色素滴在牛奶上啦。」

小新看到有新玩意,當然要試試看!按著廣志的指示,小新很快便準備好了。

2017年2月13日星期一

風從哪裏來?

新的一年剛來臨,小新一家來到百貨公司辦年貨。

「嘩!這裏有各式各樣的糖果盒,我要每款都買回家試試看。」小新高聲嚷著。

「不行!我們來這裏的目的是為了買禮物給親戚朋友。」美冴斷言拒絕。

小新奸笑:「媽媽,你是想趁機搶購特價品吧!」

「喔呵呵呵呵沒這回事。」美冴想不到新年大計會被小新識穿,唯有急步向前行。

走著走著,他們經過電器部。

「歡迎光臨!所有電器新春期間7折!」售貨員大聲叫著。

美冴一聽到有折扣,想也不想便衝過去看看。

「爸爸、媽媽,快來看看!這個電器是空心的!」小新問道。

售貨員:「那是無葉風扇。它沒有扇葉,只有一個圓形的洞,卻能吹出強而有力的風。」



2017年2月6日星期一

「快」的極限?

從前,人類只有一對腳去走遍大江南北;然後開始騎乘馴養的動物,或由牠們所拉動的車子;及至汽車的出現,讓人們可以舒服平順地坐在車中,去到更遠的地方;輪船及飛機的相繼面世,更令人們能以越來越短的時間飄洋過海,探索世界更多角落。

現時,世界上速度最快的大眾交通工具是「飛機」,但同時亦是最昂貴和高污染的大眾交通工具。即使有不少人都可以負擔得起飛機的票價,但也不可能作日常乘坐;因此汽車及輪船便成為人們較常乘坐的大眾交通工具。但有誰不喜歡速度較快的大眾交通工具 (尤其是在最趕時間的時候) 呢?「磁浮列車」因而誕生。



2017年1月23日星期一

甚麼是工程學?

婷婷一放學回家,就捉著肥爸的手臂猛搖,興奮地嚷著:「爸爸!爸爸!我長大了要做一個工程師!」

肥爸被突如其來的大叫和搖晃,弄得有點吃不消,一個轉身便將手臂搭在女兒肩膀上,問道:「何解你忽然會想做工程師呢?你之前不是一直說想做科學家的嗎?」

「不啦!今天我在學校參加了一個有關工程學的講座,當中主講的工程師提及到科學家的主要工作,是研究宇宙和大自然的各種事物和現象,建立出理論或方程式來解釋。」婷婷繼續說:「而工程師呢,就會以這些知識作基礎,著手建造實際的發明品或方案,解決問題,推動人類生活的便利和進步!」

「我想做發明的工作,幫助更多人改善生活!」

「原來如此。但工程師不就是做建屋、修整機械這些的嗎?」


2017年1月16日星期一

濾掛式咖啡的秘密

「小新,吃完紙火鍋後要做甚麼啊?」美冴邊收拾桌面邊問。

小新:「要好好休息!」

美冴:「回答不正確!是沒有甜品吃的哦!」

為了飯後甜品,小新突然醒目起來,自動自覺幫忙收拾碗碟,完成後已看到爸爸廣志在客廳沖咖啡。

小新看著爸爸打開濾掛式咖啡,掛在杯緣後便開始慢慢倒下熱水,咖啡的香味瀰漫在客廳。小新看著咖啡經濾紙一滴一滴被滲進杯中,突然恍然大悟:「這張濾紙和紙火鍋的紙也有濕強劑,所以倒入熱水也沒有破裂啊!」


廣志讚賞小新:「果然活學活用!不過這張咖啡濾紙和紙火鍋所用的紙是不同的。咖啡是使用不織布濾袋而不是紙纖維,而不織布本身就具有優良的堅韌性、抗拉伸與耐水性,因此沒必要再添加濕強劑了。」

小新一臉疑惑:「用環保袋的物料做濾紙?」

2017年1月9日星期一

氣味的記憶

大家應該都知道,當在一間門窗緊閉的房間聞到瓦斯味時,第一時間要將門窗打開令空氣流通,避免吸入過量一氧化碳而中毒。但大家會否知道其實瓦斯原本是無味的,因為它的危險性,所以供應商才會在瓦斯中加入味道,以警剔大家。

氣味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虛無縹緲的它卻能帶給大家實實在在的事實、記憶、甚至是故事。


原來當環境有變化時,會刺激到不同感官內不同的感受器,而當某些感受器感受到「熟悉」的粒子時,就會傳送化學物質(訊息)到不同的感官神經。神經細胞被刺激後,就會釋放出一種「神經傳導物質」類型的化學物質,並以電流方式在神經細胞間互相傳遞當中所代表的訊息。


最終,嗅覺神經及其他感官神經所產生的訊息就會在大腦中作出分析及整合,形成某個獨特「記憶」。因此當人再次聞到相同的氣味時,大腦就會自動從芸芸的「記憶」中尋找相關的「片段」,產生特有的意識,就好像「聞到瓦斯味,會想到危險」這般。

2017年1月3日星期二

不會燃燒的紙火鍋

「媽媽,我肚子餓了!」小新剛放學回家便大聲呼叫著。

美冴:「小新,回家第一句話要說甚麼?」

小新一臉正經:「對了,我洗澡前要先吃飯,美冴。」

美冴:「回答不正確!」

小新思索了數秒:「我先去洗手,美冴。」

「回家第一句要說『我回來了』,另外要稱呼我為媽媽,不要直呼我的名字!」美冴終於忍受不了,用美冴拳對付小新。

小新:「我知道了,媽媽,快點吃飯吧!」

美冴:「等一下,等爸爸回來一起吃吧!今天晚上有好吃的紙火鍋。」

「紙火鍋?」小新一臉驚訝。